花的声音:花开的声音&花落的声音

我爱独处,独处在花的世界,用双耳静静聆听花的美妙音韵,默默感受花开花落的优雅与深沉,细细寻觅着花儿那最美丽的永恒。

昙花是短暂生命的代表,她只有瞬间的璀璨,但她的惊鸿一瞥却美得惊心动魄。“啪——”那微弱而富有希望的声音,只为成就自己真正的辉煌。虽说只是一瞬,却开得真实:她不为别人而活。她只在乎自己活的是否有意义!那刹那间的艳丽,才成就了昙花的永恒!
荷花,她是杨万里笔下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艳丽,是周敦颐笔下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纯洁。荷花,她未沾上一丝
人间烟火味,并用自己白净的花瓣,向人们宣告:我有一颗白水可鉴之心,我有高洁傲岸的情操!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……”荷花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:君子,就是这样!
菊,花之隐逸者也。陶渊明对菊情有独钟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他用菊花来寄托自己对隐逸生活的热爱。隐逸,不是菊独有的个性吗?它开放在万物凋零的秋天,是因为她不屑于他人攀比,她只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“坠地良不忍,抱枝宁自枯”,这是菊花坚守节操的象征,她的高洁品质难道不被世人所欣赏吗?
骄阳似火,向日葵却热情拥抱着火辣辣的太阳,依然拥有阳光般的活力。寒风呼啸,梅花独自傲立枝头,迎着凛冽的风霜雨雪,却依然香飘十里,美不胜收……
花开有情,花落亦有情。在花开花落之声中静静聆听,正如倾听生命的永恒。花开花落亦无语,这是不变的逻辑,而内心中真正的美丽却鲜为人知。所以,学会倾听,你便会发现,世界真的不一样!

桂花

花的声音
花开是相逢,花落是人生。
我是个恋花之人。恋花之程度可以用“痴”来形容。看到有花开便觉得就是一种幸福。
都说花开是有声音的,可我没听到过。
我只是静静地、静静地看一瓣瓣花片在我眼前绽放。
然后,散发一缕清香,直达鼻息。
我默默的注视着它绽放的全部过程。
它们从花蕊里走出,
然后穿过灵魂的屏障。就这么悠然的绽开。
跳跃着划过我的视线,落在庭前。
我不知道,此刻花儿会想些什么?
但我看到,一瓣瓣的花儿依然竞相绽放。
我觉察出花儿的颜色,由紫变红、由红变白……
风吹过我的发隙,我看着花儿在情深缘浅的红尘里漫步。
无欲无求。
当风靠近时,有花瓣落地,
我似乎看到了花儿的泪滴。
为逝去的,消失的,灵魂哭泣。
我想轻轻地拂去花儿眼角的泪滴。却惊讶的发现。风已停止了狂傲的脚步。
用温柔的手抚干了那滴伤心的眼泪。
我底下头,看着最后一瓣花儿骄傲的绽开。
我终于,听到了花开的声音。

木香花

花开的声音
万籁俱寂的季节过去了,冰面融化成流水,所见之处又重归生机。尽管还有一丝未退的冷意,但是,春天是真的来了。
寒冬季节绽放的腊梅最先为春天奏响第一支曲。不经意间闻到的甜香是春日的礼物,满怀欣喜循着香气来到源头,只见小小的花朵聚集在一起,连同娇小的球状花苞,立在枝头将寒冬敲开一道裂缝,为麻木的嗅觉带来一缕香气。“风递幽香出”,此言得之。腊梅花一开,便随着风将香气传递给世人,让人惊叹却又不知去何处寻觅。
天气更暖了些,迎春随之伸展拳脚。单层小花最初只有零星几点,未等你察觉便铺满了视野。一丛丛的迎春竞相绽放,接上腊梅的清香,为这世间涂了一笔明黄。迎春引来了消失了一个冬天的生灵,熟悉的嗡嗡声缠绕在花丛周围。天地间热闹了起来。
不久,在迎春的呼唤下,第一朵玉兰从经历寒冬的庇护所中钻出,舒展肢体。她们在微暖的风中整理着自己,让春天的裙摆上多了美丽的花纹。香气浓了起来,呼吸间都是春天的味道。“辛夷花尽杏花飞”,这辛夷花便是玉兰。春天的色彩开了一角,姹紫嫣红也快要登场了。
柳枝染了一抹鹅黄,枝头的嫩芽冒了出来。偶尔能见几只猫咪在阳光下晒着太阳,慵懒闲适。是啊,春天到了。

凌霄花

花落的声音
家中养了玫瑰,没过多少天,就在夜深入静的时候,听到了花落的声音。起先是试探性的一声“啪”,像一滴雨打在桌面。紧接着纷至沓来的“啪啪”声中,无数中弹的蝴蝶纷纷从高空跌落下来。
那一刻的夜真静啊,静得听自己的呼吸犹如倾听涨落的潮汐,整个人都被花落的声音吊在半空,竖着耳朵。听得心里一惊一惊的。
早起,满桌的落花静卧在那里,安然而恬静。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,它曾经历了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。
玫瑰花即使落了,仍是活鲜鲜的,依然有一种脂的质感,缎的光泽和温暖。我根本不相信,这是花的尸体。总是不让母亲收拾干净,看着它们脱离枝头的拥挤,自由舒展地躺在那儿。似乎比簇拥在枝头,更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丽。
这个世界,每天似乎都能听到花落的声音。
像樱、梨、桃这样轻柔飘逸的花,我从不将它们的谢落看作一种死亡。它们只是在风的轻唤声中,觉悟到自己曾经是有翅膀的天使,它们便试着挣脱枝头,轻轻地就飞了出去……
有一种花是令我害怕的。她不问青红皂白,没有任何预兆,在猝不及防闻,整朵整朵任性地、鲁莽地、不负责任地就滚下来,真让人心惊肉跳。曾经养过一瓶茶花,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死法。我大骇,从此怕了茶花,怕它的极端和刚烈。
只有乡野那种小雏菊,开得不事张扬,谢得含蓄无声。它的凋零不是风暴,说来就来,它只是依然安静温暖地依偎在花托上,一点点地消瘦,一点点地憔悴,然后不露痕迹地在冬的萧瑟里,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

赞 (1) 打赏

评论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